中超

矫喆不是主动要求离开加盟国安只为比赛机会奢侈品市场和消费

2020-02-14 14:11:2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知风:法官违法竟如此没有“专业知识”

4月7日20时许,由于停车位的问题,阳光果香小区保安谭明与该小区业主黎泰军产生纠纷,被对方打伤头部和腹部。期间,谭明曾向对方跪地求饶。据了解,殴打谭明的黎泰军是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2庭的审判长兼副庭长。小区保安队长鸿俊富表示,这已是该业主第四次殴打保安。(4月11日《云南信息报》) 如果这起打人事件中的施暴者是城管,我几近已无话可说;如果是这个小区的“暴发户”之类,我可能也懒得去评论。但这个施暴者是一座省高院的法官,就觉得有点意外了。这种“意外”,也是在对权利张狂习以为常的再三退而求次下,就一个靠法律吃饭的人,会做出如此藐视法律的行动,单从他掌握法律知识的业务素质而言,如此的知法犯法也太没有“专业知识”了。 从弥漫着戾气的相干视频中,这起打人事件并不是常见的因矛盾升级而引发肢体冲突,也不是某一方占上风的互殴,而完全是像地痞流氓对一个弱者的殴打。被打者跪地求饶,施暴者还是拳脚相加,并威逼说“信不信我整死你”。对此,撇开这名法官的道德素质,光从他对现行法律的熟知程度来讲,几乎没有为此事将面临的“善后”,留下丝毫对自己有益的“证据”。如此毫无忌惮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否是没有“专业知识”? 其实,没有“专业知识”是不需要专业知识。如果说大多数违法行为,都是掩人耳目、暴露后也会寻觅借口、法庭上也有可能被采信的,那末,最少说明还尚存了一点对法律的敬畏。而一个具有专业法律知识,足以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找好法律空子的高院法官,却像一个无法无天的法盲,这充分暴露出,权利的张狂已经到了有恃无恐的地步。 即使在封建社会,高衙内想霸占林冲的妻子,还有劳其父高俅在白虎节堂设套,而不敢霸王硬上弓。可见在被鄙弃的封建帝制下,权力枉法还要找一块遮羞布。那末,在一个法治社会中,连在法庭上作为法律化身的法官,居然公开违法,而且连最最少的心虚和借口都没有,着实让法律蒙羞,引发遵法公民对法制环境堪忧。法律乃国之公器,畏敬法律才能善用公器。而充当法律化身的法官,竟然不止一次用暴力手段演绎丛林法则,那么,假设连执法者心中都毫无法律意识,让普通公民如何知法遵法? 相对某些法官权利寻租下的营私舞弊,云南高院法官黎泰军毫无“专业知识”的违法行为,更让人看清了权利张狂失去的底线。如果把法官权力寻租下的营私舞弊称作“盗窃”,那末,这类毫无“专业知识”的违法行为就是“抢劫”。因此,这种毫无顾忌的违法行为,根本不需要“专业知识”。当公器变成私人“佩饰”时,“信不信我整死你”的威逼,真不是闹着玩的。 知风

:罗莎)

男人肾精不足吃什么药
气虚便秘调理方法
醋酸地塞米松口腔贴片功效如何
痛经要怎么解决
盆腔炎引起的小腹痛
分享到: